追蹤
汪詠黛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黛媽咪幸福花園
  • 509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楷樹下的思念

 
有幾次見庭院乾乾淨淨,還忍不住嘀咕:「老師、師母,拜託下次留一點葉子讓我掃好嗎?住在臺北公寓,踩不到土、掃不到葉,很可憐耶~」
 
老師總是笑呵呵的隨我鬧,如父。
 
楊念慈老師是我就讀曉明女中的高二、高三國文老師,那時他已是赫赫有名的大作家,在台中一中任教,被我們的校長張春華修女禮聘來兼課。
 
不論寒暑,楊老師頂著烈日、迎著寒風,踩踏著腳踏車,施施然來回於一中和曉明。一個男校,一個女校,老師也許都是一樣的誨人不倦,但總覺得他對我們這群青春少女多了一分文人父親的細膩關懷。
 
為師,他鼓勵我們努力向學,發揮才情,不讓鬚眉;如父,他殷殷叮嚀:「選丈夫要注意,真正的好男人不是他在外面多會賺錢、多有名氣,而是他疼愛妻子、照顧子女,回到家裡放下頭銜還能被家人敬重。」此話一出,講台下一群十七八歲的大女孩樂得熱烈鼓掌起鬨:「哎呀,老師在說自己啦!」
 
我們曾經全班私下票選,最喜歡哪位老師?他是唯一獲得「全票通過」的老師。學期末,聽聞楊老師太累,打算下學期少教一班;這可不得了,兩班學生急得各自找導師、教務主任、校長,強烈表達「搶師」意願。 結果楊老師心軟, 繼續辛苦教學,一班也沒少。
 
楊念慈老師的成名作《廢園舊事》、《黑牛與白蛇》等小說,是全班搶著看的最佳課外讀物,我和幾位幹部享有優先權,因為楊老師鼓勵學生熱心服務。他愛國、愛家、生活儉樸、不群不黨,淡泊名利的身教、言教,深深影響著我們。
 
高三畢業,我考上輔仁大學,必須立刻打工籌措私校的昂貴學費。一位長輩介紹我到臺北「好野人」家裡當小保母,二十四小時照顧三歲小女娃。我帶著小娃在客廳說故事,被老奶奶喝斥:「沙發不是妳坐的!妳只能坐小板凳。」晚上,她丟來一張草蓆:「哪,妳鋪在小娃床邊睡就可以了。」
 
原來賺錢不容易哩。我不敢對爸媽訴苦,但悄悄寫信給楊老師訴說委屈。很快收到老師的回信,滿紙鼓勵,讓我很快轉念,認真工作,順利賺到學費。
 
大學有了男朋友,我帶回台中給楊老師、師母鑑定;有了穩定工作,打算結婚了, 得先打電話詢問楊老師可以北上的時間,才敲定婚宴日期;爸爸往生後,兩個兒子陸續出生,外子很有默契地說:我們一定要請楊老師幫孩子取名字。
 
「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」,四十年來,我生命中的每一個重要時刻,都是這麼「理所當然」有勞楊老師和師母,卻從沒有為他們做過什麼,還大剌剌地跟老師的愛女、作家楊明說:「你是爸爸的寶貝女兒,我們是他的寶貝學生。」
 
今年五月二十日,楊老師以九十三高齡溘然仙逝,師母和子女為他舉行樹葬,長眠於楷樹下。楷樹,是孔子去世後弟子結廬守墓,在墓前種植的樹木,與模樹合稱楷模。親愛的楊念慈老師,您是弟子們心中的楷模,一直都是。
本文刊登於2015.7.27(周一)人間福報家庭版【黛媽咪幸福花園專欄
(本專欄每月最後一周的周一見報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